• 学古诗 舞蹈
  • 古诗八百首
  • 朗诵诗歌
  • 诗人创作古诗的故事
  • 唐诗三百首全集下载
  • 古诗词的知识竞赛
  • 初中古诗100首
  • 唐朝著名诗人
  • 古诗词鉴赏ppt
  • 徐志摩最美的诗句
  • 女孩起名 诗经 楚辞
  • 文言文大全
  • 散文《陪伴》朗诵视频
  • 古诗大全300首 | 现代诗 | 旧体诗 | 散文诗 | 歌词 | 诗赛 | 诗译 | 小说 | 故事 | 杂文 | 散文 | 剧本 | 日记 | 童话 | 文评 | 诗论 | 留言
    作者检索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   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网络诗歌 > 剧本 > 正文
    大山里的爱(第九集)
    电视剧本 农村
    类别:剧本 作者:柳韵鹰风 日期:2019/2/13 字体: 【 】 阅读: 次
    编者按:这一集里,幺妹心动,疤脸或许从此就有了依靠,而张婶也终于看开,同意找一个老伴,可惜命运难料,徐新生又得急病住院,即将到来的幸福一下子又跌到了深谷。
    时间:本世纪初。
    地点:太行山回龙景区,采石场,张沟村,老爷顶。
    人物:
        石龙:男,二十多岁,青年道德模范,来张沟落户的年轻创业者,回龙绿色环保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,采石场负责人。
        枣花:女,二十多岁,山村青年,石龙的妻子,回龙绿色环保产业有限公司财务总管。
        张婶:四十多岁,寡妇,养鸭户。
        徐新生:男,五十来岁,老矿工,冤案平反后来回龙采石场当安检员。
        幺妹:二十多岁,外来青年,后与疤脸结婚。
        疤脸:男,山村青年,憨厚,采石场安检员。
        小李:男,二十多岁,民政局局长助理。
        钱嫂:中年,后沟农民。

    第九集故事梗概:
        幺妹觉得疤脸老实可靠,对疤脸心动,关心照料疤脸。张婶觉出枣花的不耐烦,觉得老了还是找个伴好。张婶和徐新生老爷顶情人石旁约会,两人谈的很投心,志愿结合。枣花怕张婶拖累,怕石龙不顾家,对张婶冷淡。就在张婶准备婚礼时,徐新生得急病住院。

    第九集提纲
    1、张婶与徐新生约会;
    2、大家张罗帮助张婶准备婚礼;
    3、徐新生得急病住院

    正文

    186•夜。采石场。夜內。
        工房。
        石龙、徐新生、疤脸在一起闲聊。
        石龙:“干爹,护腰,您戴着搁事不搁事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搁事,腰上觉得好受多了。女人,女人就是想得周到。男人,还是有女人料理着活得滋润。”
        疤脸:“我身上也没有臭味了。干爹,你闻闻,闻闻。”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疤脸把胳膊伸到徐新生鼻子上,又张嘴伸头,叫闻他的口。石龙拉住疤脸。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我这个徒弟有长进,身上也香喷喷的了。”
        疤脸:“幺妹给我的香皂,牙膏,他们跟我抢着用,都用完了,咋弄哩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傻小子,你不会自己买?”
        疤脸:“买,给幺妹也买点。干爹明天跟我去买吧,我不知道幺妹喜欢用啥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把钱攒住给幺妹就妥了,幺妹比你会买东西。你要买不好还胡买八买,幺妹准跟你拉倒散伙。”
        疤脸伸伸舌头:“我听龙哥的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干爹,您跟俺干娘的事,也下个决心呗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我是想下决心,不知道她有没有为难,不知道她嫌不嫌我残废没用。”
        疤脸:“我还不嫌哩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和石龙都笑了。
        石龙:“我再牵牵线,找个时间,您俩见见面吧。”
        疤脸:“龙哥,给我牵牵线,我也要见面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笑:“还是年轻好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幺妹不叫你,你可不能回去啊。”
        疤脸愣怔起来。
        石龙和徐新生都笑了。
        疤脸也笑了。    

    187-1•夜。张婶家。夜內。
        石龙和张婶在倾心交谈。
        张婶:“不急吧,我觉得枣花还不很顺当哩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枣花同意了嘛,她又跟您说啥别扭话了?”
        张婶不语。脑海浮现出画面……

    187-2•枣花家。日内。
        枣花:“知道就中。明天你找到老伴,就甭跟俺俩沾沾滋滋了,过时光都是屁股上的圪针——自己为的。自己当家多好,弄了钱想给谁给谁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张婶要走。枣花叫住她:“今天这事可不能跟龙哥说。你要说我刻薄你,俺俩还咋过!”

    187-3•张婶家。夜內。
        回忆结束,画面回到张婶家。
        张婶心里疙疙瘩瘩。
        石龙:“干娘不要有恁多顾虑。即便枣花眼前有点啥偏见,她也会慢慢明白过来的。您的幸福,也就是我们年轻一代的幸福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别说了。我要是跟老徐成了,一定给你和枣花减少拖累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看看干娘说哪了?怎么是拖累啊!我们还指望您当家,指望您抱孙子哩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好,抱孙子!”
        两人开心地笑了。

    188•夜。疤脸家。夜內。
        石龙、张婶、幺妹在一块说话。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幺妹把几件换洗衣服和一些日用品整理好,要石龙带给疤脸。
        幺妹:“那些事,干娘帮我都对付过去了,不要跟他说,叫他安心挣钱吧,注意安全。还有……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还有啥?”
        幺妹的脸红了:“甭想家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疤脸不想家。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是吗?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可是想幺妹啊!他还要我牵牵线,想跟你见见面。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这个傻子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就牵牵吧。我牵牵幺妹。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干娘,看你呀……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幺妹要不高兴,我们就都不牵了。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龙哥——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怎么了?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要想家,让他来家看看嘛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和张婶都笑了。
        幺妹也笑了,笑得脸烧红。

    189•老爷顶。夜外。
        月朦胧。
        情侣石旁。张婶、徐新生在这里见面。
        徐新生抚摸石头,一声不吭。
        张婶从兜里掏出一副护胸,摸摸,吹吹,贴到心口暖暖。她瞧瞧徐新生,不好意思,又装进兜里。
        徐新生还是不声不响。张婶又可气又可笑。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是石头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人,要是石头就好了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石头不知道害羞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石头有灵性,啥都知道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石头也知道找老伴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知道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老能!咋找哩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实心实意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见了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瞧瞧他们俩,有几千年了吧,还这样相依相偎,还这样知冷知暖,还这样亲亲热热。谁也不嫌谁,谁也不欺谁,谁也不离开谁,谁也不撵谁走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石头好,你跟石头过吧,咋还找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本来就是要跟石头过一辈子哩,没想到心被暖活了,就想找人过了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暖活了?啥暖的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护腰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笑:“闷烧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还没烧透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咋了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没种,没烧成男人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我看不出来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还看不出来吗?中意的女人就站在身边,人家都等急了,我都不敢摸摸,不敢表示表示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恁不老实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谁老实?老实人敢来这里?深更半夜的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这里又没狼,怕啥!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有瘆啊,瘆人的瘆。想着就筛糠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我还吃你哩!”
        张婶张开嘴,装出咬人的样子。徐新生装出害怕的表情。拘谨打破,热烈起来。

    190•回龙绿色环保产业开发有限公司。夜內。
        办公室。
        市民政局的局长助理小李在跟石龙谈话,作调研。
        石龙:“正好,你想调研这个题目,张婶和徐伯今天约会,你去问问他俩好不好?”
        小李:“好啊,你领我去。”
        两个人出办公室。

    191•老爷顶。情侣石旁。夜外。
        月朦胧。
        张婶、徐新生在亲热交谈。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说的也是。人,一辈子行善积德,要是能积德成一块石头就好了……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你就是石头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茅厕的石头吧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不,是老爷顶的石头,硬硬棒棒,顶天立地,比蓝田玉都珍贵,都值钱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反说,笑话我哩,我嫁过几个男人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我听石龙说了。不能怨你,你不是水性杨花,是你没遇上一个好男人,让你受了半辈子苦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听小龙说,你也受过很多苦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不少。都是女人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女人妨的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不,是女人帮的。没有女人,我没法活。想想女人,就不苦了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女人就恁神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不想不中,不想想女人,一天都难活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还是闷烧。你没娶过老婆吗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娶过。我撵她改嫁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张婶:“她好吃懒做。还是偷米养汉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都不是,是我不好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见徐新生心里很痛,不往下问。她笑了笑,自己给自己打圆场:“别说了,我知道,男人没有几个好东西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也笑了笑。
        张婶:“往后,就没有再找个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没人样中我。我也样不中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还挑哩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不是挑,是不合适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还是挑吧。我合适不合适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我不敢说。你说吧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我可是个扫帚星,妨男人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我不怕。只要合适,咬吃我都中,就是遇不到合适的。现在有个合适的,我怕人家样不中我,就来见你了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吃惊:“你已经有了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有了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谁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护腰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恍然大悟:“你真坏!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我坏了么?年轻人说我,你找不到合适的,就是还没有学坏,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老不正经。还有哩,你看合适不合适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掏出护胸给徐新生。
        张婶:“小龙说你心脏不好,怕是成年累月受风寒了。我给你做个护胸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接过护胸,非常高兴:“腰护好了,心护好了,我可要活一百哩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活一百吧。小龙要我活一百多哩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活,好好活!咱活到了好时候,咱活得有了干儿子,咱活出个人模样,咱活成个大寿星,咱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咱,咱,谁跟你咱?没有上花轿,还是娘家人。没有进洞房,还是俩独人。我跟你还啥都没啥哩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咋啥都没啥,心都给我了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谁给你了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就是给我了嘛,这不是,你瞧——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抖着护胸,唱:
        要问爱你有多深,
        护胸代表我的心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瞎唱。年轻人唱的是月亮代表我的心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他们唱他们的月亮,咱们唱咱们的护胸。月亮太高太远了,谁也捞不着。护腰、护胸才实际,才贴心,才是爱情爱得真,爱得深,爱得梦里抱着亲!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忍不住笑:“看你那疯样,净胡思乱想。护腰、护胸是平常物,不值钱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谁说不值钱?千金难买,给!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掏出一个存折,给张婶。
        张婶:“这是啥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钱,我的全部积蓄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要咋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买!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买啥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买你!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买我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买你的护腰、护胸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俺不卖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咋啦?人常说,有钱能买鬼推磨,还有买不到的东西哩?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有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啥?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护腰,护胸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你不说都是平常物,不值钱吗?”    
        张婶:“时局变了,现在值钱了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啊?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护胸代表我的心,不卖了!”
        张婶佯怒。
        徐新生笑了。

    192•山路。夜外
        月光朦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疤脸和幺妹走在山路上。两个人都憋一肚子话,都不知道咋往外倒。
        幺妹:“咱上老爷顶,去看情侣石吧?”
        疤脸:“上!”

    193-1•老爷顶。夜外。
        情侣石旁。
        张婶、徐新生在亲热交谈。
        张婶:“我不要你的钱。我有钱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我要你放着。男人的钱交给女人放着才踏实,疤脸的钱就是交给幺妹放着的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不是腰里有钱,花用方便吗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不。身上装着钱,心里烧燥得慌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真是男人有钱就想坏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女人学坏就有钱,你的钱是咋学来的?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才一肚子坏水。我不给你放,我放不好,我的钱还是别人放着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那会中?儿有女有不如自己有,老婆男人有,花时用时还隔着一层手……”
         张婶回忆,脑海浮现出画面——

    193-2•枣花家。日内。
        枣花:“没钱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那……就用我的存钱吧。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你的?!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知道就中。明天你找到老伴,就甭跟俺俩沾沾滋滋了,过时光都是屁股上的圪针——自己为的……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就这么多钱了……”
    枣花撇嘴:“亲是亲,钱财真。”

    193-3•
        结束回忆,画面回到情侣石旁。
        张婶感慨:“过日子,手里是得有点钱……”

    194•老爷顶下。夜外。
        路上。
        石龙、小李和幺妹、疤脸相遇。
        四人同上老爷顶。

    195•情侣石旁。夜外。
        张婶、徐新生在亲热交谈
        张婶:“俺闺女还不很顺当哩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你还有闺女?没听石龙说过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干闺女,枣花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就是石龙的媳妇?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是她,也跟着小龙叫我干娘。跟着小龙叫我干娘的还有疤脸,幺妹,还有几个。只有枣花,不知道咋的,我见了她总觉得跟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一样。枣花要有一点不好受,我就心疼得受不住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石龙说枣花同意啊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他不清楚底细。女人心,女人知。我是女人,枣花的心思,摸得比小龙细致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咱的事,枣花一点都不同意?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也不是。枣花是个要强孩子,光想过得比人强些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这很好啊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小龙是个见人有困难都尽力帮助的好孩子,我活成现在这个样子,都是小龙、枣花帮助的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我听说了,咱从心里感谢他俩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枣花怕日后受咱的大拖累。咱一天比一天老了,身体又不好,往后咱咋过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你跟我咱了?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心都给你了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好!往后,咱自力更生。我还能再干一二十年,跟你学养鸭,也发财致富,一点都不沾滋他俩,中不中?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我还想抱孙子哩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抱,我也抱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徐新生胡乱哼唱:“你抱抱,我抱抱。你抱抱我来我抱抱你,咱再抱出个小马驹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能!快五十了,抱鳖孙吧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咋不能?你可是个抱窝专业户。一窝抱一群,一窝抱一群,嘎嘎嘎,都叫妈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别霍乱,人来了!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立刻拘谨起来。

    196•石阶路。夜外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月光。
        石龙、小李、幺妹、疤脸拾阶而上。
        石龙手指:“干娘、干爹一定在那里。”
        朦胧中的情侣石,正像一对窃窃私语的有情人。

    197•情侣石旁。夜外。    
        石龙指着小李向张婶、徐新生介绍:“这是市民政局的局长助理小李,代表局长来调研老年人再婚问题的,听说了干爹、干娘的情况,非常重视,非常关心,就赶过来了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、徐新生笑笑,表示欢迎。
        石龙、幺妹和疤脸鼓掌,既是欢迎小李,也是祝贺张婶、徐新生。
        小李:“老年人再婚不容易,现在成了全社会关注的大问题。听说张婶、徐伯做得很好,我代表局长向您致敬,向您祝贺。张婶、徐伯要是谈好了,我今天就来个现场办公……”
        小李掏出两张登记表,打着手电灯,要张婶、徐新生填写。
        张婶:“心慌,写不好。”
        小李:“在特殊时间,特殊地点,对特殊人物,根据特殊的具体情况,我灵活执行政策。你们看这样好不好?张婶、徐伯先按个手印,内容,回去我跟石龙老板帮助你们实事求是填写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、徐新生用眼神征询石龙。
        石龙:“李助理这么热情周到,大家都这么关心支持,还是别让我们一直等待了吧?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看张婶。
        张婶:“你先按吧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按了手印。
        张婶按了手印。
        疤脸拉幺妹:“咱也按。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傻小,跟干娘、干爹争啥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众笑。
        电光灯闪,张婶、徐新生合影定格。

    198•张沟。日外。
        一辆汽车装满了大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枣花伸懒腰,打哈欠。
        石龙:“你很辛苦,休息几天吧。这次老鸭全部淘汰,换新品种,新鸭十天后才能进来。趁着这个时间空当,我们正好把干娘和干爹的婚事操办一下。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你操办吧,我累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好好放松放松,去洗洗澡,叫人按摩按摩。”
        枣花没有回声。
        石龙:“再不舒服,就去医院检查检查,做做医疗保健。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钱呢?”
        石龙给枣花钱。
        枣花:“才这么丁点?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不够用?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不够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又给枣花钱。
        枣花:“还不够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你做啥需要很多的钱?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洗澡,检查,医疗保健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那也用不了很多钱。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再去住住宾馆,泡泡温泉,逛逛超市、珠宝店,进进花花绿绿娱乐城……”
        石龙笑了:“没有想到,枣花开放得真快。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把钱都给我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怎么了,枣花?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我怕你都打了水漂。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哪能啊,回龙正开发,公司要发展,到处都需要资金,恨不能一分钱掰成两半用。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干娘不是要结婚吗?”
        石龙:“看看,枣花,你想哪了?”   
        枣花:“我知道你,就是害怕……”

    199•张婶家。日内。
        几个女人正在帮助张婶收拾新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幺妹剪窗花。
        钱嫂过来:“幺妹,你剪的是啥呀?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鸳鸯。”
        钱嫂:“恁大的屁股,像个小猪猪。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就是猪猪鸳鸯,大屁股。”
        钱嫂:“恁粗的肚,像个大跩鸭。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就是跩鸭鸳鸯,布袋肚。”
        钱嫂:“鸳鸯都是比翼双飞哩,你剪得恁肥,恁笨,能上天吗?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能。”
        钱嫂:“奇怪。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你不知道,大屁股猪猪鸳鸯会生娃子,粗肚肚跩鸭鸳鸯产的蛋多,现在使用新能源,航空母舰都开上天了,神舟五号六号七号八号十号,一架航天飞机就能载一座城市,把干娘、干爹,还有你,还有你你,都载到月亮上。”
        钱嫂:“那得多少能源呀,有恁多电吗?”
        幺妹:“有。干爹是个原子弹,来了跟干娘就发电。”
        众笑。
        张婶也笑:“俺老了,哪还会发电?”
        钱嫂:“咋不会?八十八,结个瓜。九十九,还扭一扭哩嘛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那,咱都扭扭,扭出一群金娃娃。”
        众笑。
        钱嫂:“幺妹,你也扭啊。疤脸,现在得称呼疤安检员了,可更是个原子弹,正年轻,电多哩,小心发过量,烧焦你的茅草荒。”
        幺妹脸红:“啥呀,啥呀……”
        众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200•枣花家。日外。
        老鸭出售了,新鸭还没有进来。
        枣花瞧瞧这儿是空的,瞧瞧那儿是空的,瞧瞧哪都是空的,心里空落落的。
        枣花出门。

    201•傍晚。张婶家。日外。
        屋里屋外,大家正在忙忙活活,说说笑笑。
        枣花进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张婶出屋门,瞧见枣花:“哟,枣花!你咋也过来了?听说你不好受,还没顾上去看你哩。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光觉得身上没劲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还恶心反胃?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不,就是吃饭没味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喜欢:“敢是怀上了!歇吧,歇吧,好好养胎……”
        枣花显出不耐烦:“别咤呼了,让人笑话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又不是大闺女怀孩子。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又见红了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收住笑容:“那,也该在家好好歇歇。你太累了,也不好怀。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我来瞧瞧干娘还缺啥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又高兴起来:“不缺,啥都不缺了,你瞧瞧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拉着枣花进屋。
        张婶指说屋里的新家具,兴奋不已。
        张婶:“这是大电视,彩色的。小龙说,这里有老人天地节目,讲老年保健。还讲养鸭技术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这是豆浆机,九阳的,名牌。小龙说,黄豆、绿豆、花生、核桃,还有啥啥,他给了我一个配方,要我按配方做豆浆,喝了营养保健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这是电磁炉,新产品。小龙说,阴天下雨,柴火泛潮不好烧就用电,用电干净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这是洗衣机,自动化的。小龙说,自动洗净,自动甩干,一晾就能穿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这是电熨斗。小龙说……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都是龙哥给你买的吧?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都是小龙操心买的。小龙说,干娘跟干爹结婚,就要搞一个小小的家庭现代化……”
        枣花:“家庭现代化,得花多少钱哪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我也这样说了,小龙说,不要心疼钱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心花怒放。
        枣花脸上泛起阴云。
        太阳的余晖映红西天云霞。
        夕阳下,张婶的脸——堆满灿烂的晚霞。
        大山的阴影暗淡了花草的鲜艳。
        阴影中,枣花的脸——显出脱水的病颜。

    【画外】急促呼喊。
        “不好了!出事啦!”
        “不好了!出大事啦!”

        大家都吃了一惊,顿时一片慌乱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疤脸慌慌张张跑进来:“干爹……干爹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咋了?”
        “咋了?”
        人们焦急地问。
        疤脸大口喘气,说不成话。
        幺妹端碗水,拿条毛巾过来:“看看你那材料!给,擦擦汗,喝口水,慢慢说,说清楚。”
        疤脸喝呛水,咳嗽,两眼泪花。
        人们干着急。
        疤脸终于镇静下来,说:“干爹得了急病,已经送往医院。龙哥要我回来叫干娘和枣花姐快点往医院去,要干娘准备一些应用东西,要枣花姐带上存钱折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呆了。
    枣花的脸色像要下大雨。

    202•夜。医院病房。夜內。
        徐新生挂着吊针,张婶守护在病床边。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没事,天明就回去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别急,好了才走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要起身。
        张婶扶住他:“别动,甭叫针滚了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看看,我真对不住你……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别乱想。是我对不住你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你的心真好。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算卦的说我妨男人。”
        徐新生:“胡说八道!”
        张婶:“不信就好。小龙也说,不能迷信,要信科学。你也别混想,快点好病最要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徐新生眼里滚出泪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张婶给徐新生擦眼。
        张婶背过身去,眼里也滚出泪珠。她赶紧擦掉。

        本集剧终
        



    上一篇作品: 下一篇作品: 没有了
    [访问 : 次][得分 :0 分] [级别 :暂无级别  ] 编辑:西苑清风
    ·网友评论:(显示最新3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!)
  • 评分标准:初级作者:±1分,中级:±2分,高级:±3分,白银:±4分,黄金(钻石):±5分,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
  • 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损害国家利益、破坏民族团结、破坏国家宗教政策、破坏社会稳定、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。
  •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、辱骂、威胁的语言。
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  • 作者信息
    作者:柳韵鹰风 发表作品:2181 篇
    诗歌搜索
     
    作者登录
   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
    最新作品
    · 大山里的爱(第九集) 柳韵鹰风
    · 高中,高中 朱兵辉
    · 大山里的爱(第八集) 柳韵鹰风
    · 浮云、大海、土地 王瑞龙
    · 七绝· 题晓露泉 蒙山松
    · 七绝 春晚乐 凌顺达
    · 柳暗梅红 张志明
    · 小寒 我种梧桐等
    · 卜算子.小寒 我种梧桐等
    · 雾与桥 我种梧桐等
    · 吉祥无限 张敬宪
    · 【脱离是福】 王瑞龙
    · 诗仙云中小白 其五 云中小白
    · 春雪其三 司马靳德
    · 王瑞龙 诗思 王瑞龙
    · 鹧鸪天-除夕思儿孙二0一九 欢乐大侠
    · 加强银行结算工作的探讨 凌顺达
    · 兄长 纤夫
    友情链接
    ·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·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·河北作家网 ·文网书店 ·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·闽文学网 ·贵州作家网 ·诗歌网 ·吉林文学网
    ·作家网 ·陕西作家网 ·燕赵文化网 ·中华散文网 ·名人传 ·万豪金业 ·大通冰室 ·花成代孕网 ·天游主管
    ·南京宣传片制作 ·微信刷票 ·微信刷票 ·微信投票 ·自主招生 ·以太坊 ·卡神官网 ·阳澄湖大闸蟹礼券
    本站简介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 | 用户须知 | 欢迎注册
    COPYRIGHT ©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&支持:古诗大全300首[盛景科技]
  • 学古诗 舞蹈
  • 古诗八百首
  • 朗诵诗歌
  • 诗人创作古诗的故事
  • 唐诗三百首全集下载
  • 古诗词的知识竞赛
  • 初中古诗100首
  • 唐朝著名诗人
  • 古诗词鉴赏ppt
  • 徐志摩最美的诗句
  • 女孩起名 诗经 楚辞
  • 文言文大全
  • 散文《陪伴》朗诵视频
  • 最新更新 :

  • 微信发gif朋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发gif朋(1)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发gif太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发gif太(2)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发gif太(1)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发gif图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发gif图(1)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发gif不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发gif不(1)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公众平台授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公众平台 2019-07-17
  • 微信公众平台 (1) 2019-07-17
  • 微信不能发大文 2019-07-17
  • 微信不能发大文(1) 2019-07-17
  • 微信gif表情 2019-07-17
  • 猜你喜欢 :

   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

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