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学古诗 舞蹈
  • 古诗八百首
  • 朗诵诗歌
  • 诗人创作古诗的故事
  • 唐诗三百首全集下载
  • 古诗词的知识竞赛
  • 初中古诗100首
  • 唐朝著名诗人
  • 古诗词鉴赏ppt
  • 徐志摩最美的诗句
  • 女孩起名 诗经 楚辞
  • 文言文大全
  • 散文《陪伴》朗诵视频
  • 古诗大全300首 | 现代诗 | 旧体诗 | 散文诗 | 歌词 | 诗赛 | 诗译 | 小说 | 故事 | 杂文 | 散文 | 剧本 | 日记 | 童话 | 文评 | 诗论 | 留言
    作者检索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   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: 网络诗歌 >> 散文 >> 正文
    爱上米雪儿
    类别:散文 作者:蓝翎 日期:2019/6/16 字体: 【 】 阅读: 次
    编者按:非同一般的经历,出人意料的故事,结局尤其让人想不到.在意外之中品味爱情的甜美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

      二十二岁那年的夏天和我相恋三年的女友提出了分手,那天晚上我连续不断地吸烟,喝酒。然后走一段长长的山路到一条河提上,突然有种想跳河的冲动,只是我没有勇气而已,坦白说我怕死。

      我揪着自己的头发痛苦简直要发疯。隐隐地和人撞了个满怀,面面相觑间,我透过朦胧的月光,看到一滴泪水悄无声息地流过她的脸,我低下头时她也款款地转身,衣襟带风瓢然有不胜之态,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一个人美到这样子,真叫人连气也生不起来。

      当她纵身跃下河时,我稍稍迟疑也跟着跳进河里把她救上岸来。她整个人傻愣愣地喘息,吐着水,我用足劲凑上前去想把她喝的河水挤压出来,她却毫不客气地用尽所有的力气甩了我一记耳光。我蒙住脸第一次发现自己不属于我,只觉得全身僵硬的没了知觉。她愣愣地看着我一动也不敢动像只受伤的小动物。她凄楚地沉默着,泪光闪闪,最后她语气颤抖地说对不起,紧接着她就哀号起来。

      我直咂嘴,想发火又不敢。最后我挥挥手故作潇洒,“算了,你也别哭,我送你回家……''

      我拉起她,她本能地缩缩身子,但最后还是任我捉住她的小手跟在我后面。在一条公路的转弯处我拦了一辆的士,司机一见我俩的模样就‘趁火打劫’非要二倍的价……

      “去哪。”我问她。

      “随便,我没有家”。她失魂落魄好让人心疼。

      “难道你就不怕……”话到此戛止,我不再说什么她也该明白我的意思。

      “我连死都不怕,我还怕什么?!”

       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

      我把她带到我家里,这总会让人误会我居心叵测,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想帮她找个“窝”,况且,这时候对一个没有家的女孩子来说,我也想不出别的更好的方法来。在屋里我又打量了她一番:长身玉立,长发披肩,长眉秀目,一句话-是个美人胚子。

      我从衣柜里拿来一件新买给女朋友的连衣裙-〈哦,是前女友啦!〉递给她也不理她答不答话,“先冲凉去!”

      她看着我又望望裙子,顿时警惕起来。我知道她疑心很重,说不准又会给我一记耳光,我赶紧解释:“本来买给女朋友的,只是她今天和我分手,走了。”。

      她睁大乌黑的眼睛不相信地看着我,可我的表情却又使她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:“难道你就这样让她走了”。

     “你操什么心,费什么劲,管这些屁事干什么”!我没有任何理由地对她咆哮。

      她惊慌地接过裙子逃进了浴室,我还没忘记提醒她:“你得保证,不能死在我屋里”。

      她冲完凉出来,那套裙子不大不小正好合身,好象专门为她订做的,我忍不住仰起头多看了她几眼,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躲开我热辣辣的目光。

      “你干嘛救我”!她劈头就问让我有点措手不及,这女人还真可恶救她还要有理由,我有些生气。

      “救你,当然另有所图”。我存心吓唬她,她立即又紧张起来,支吾良久,“你想干什么”?

      我故意不怀好意地向她坏笑,然后向她逼近。她连退几步顺手抓起桌子上一瓶XO酒对我惊恐地尖叫起来,“你……你不要过来。”

       我见她如惊弓之鸟不禁乐弯了腰,连忙和她保持一段距离,“你别紧张,我刚才是逗你玩的,其实我是好人,而好人是不做坏事的。”

      她咬着下唇,猛的舒了口气,感激地对我说,谢谢。

      我看了她一眼,余留下的目光让我觉得心酸,我故作轻松,嘴里哼着任贤齐的《心太软》进了浴室,她这才缓和了表情。

      待我冲完凉出来时,她已经坐在沙发上看一本泰戈尔的《飞鸟集》。我知道她是拿本书作掩护,留意着我的一举一动,随时做好了和我拼命的准备。她侧身对着我,让我看不准她的表情,走过两步,我坐在她对面,我说,“今晚你睡房里,我睡沙发。”其实我心有不甘,做好人是没好下场,我得喂蚊子。

      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”。

      “米雪儿。”她丢给我三个字,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进了我的房间,锁门的声音就像三级地震,震得整个房子在颤动。

      “不许你死在我床上”!我再次警告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

      第二天我早早地醒来,别以为我有早起的习惯,事实上,我整夜没睡好,那些蚊子‘连轰带炸’的弄得我满身鸡皮疙瘩。

    我一面敲门,一面像猎犬一样用鼻子在门缝里嗅,还好,没有割脉自杀的血腥味。

      我幸灾乐祸地把米雪儿从睡梦中吵醒,她一副睡眼惺松,满屋子乱窜,我问她干嘛。

      她说,找毛巾和牙刷。

      我说,浴室的浴盒里有新的。

      她洗完脸,人也精神了许多,唇红齿白,散发着超强的魅力!实在太可爱啦。

      “你吃不吃早餐?”我问她。

      她旋风似的卷过来,然后一脸诧异地望着桌子上放着的几个鸡蛋,说:“就吃这些啊!”

      “嫌弃就到外面吃,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”。我脸挂不住地喊起来。

      “别生气嘛,我只是随便说说”。米雪儿看出了我的不满,大大咧咧地坐到我对面像和我挺熟。“其实你这人不错,昨晚我还把你当坏人,害我一晚提心吊胆……”

      “嘿嘿,”我咬牙切齿地对她瞪眼,“你不知你这话有多伤人”!

      米雪儿听我说完,悬着的心终于松了口气,她向我扮了个滑稽的鬼脸把我逗乐了。她还真是善变,昨晚还寻死哩,现在就像没事一样,我很小心地问她昨晚的事。

      米雪儿嘴里衔着块鸡蛋,眼睛却迷茫地停在我脸上,让我怀疑她是否有把我吃下去的念头,我像吞了只死苍蝇浑身不自在,我说,你不愿意说,肯定有难言之隐,那就不说啊……

      米雪儿羞窘,被鸡蛋呛得一时无语,只是一个劲地喝水,然后是一段长长的沉默,最后还是她先开了口,“在我没有找到合适住处前,我想……住你这!”

       哇塞!她当我这是难民收容所啊!!!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

       我要把米雪儿介绍给我的朋友军,他是个不大不小企业的老板,记不清我们是怎样认识的了,只记得我和他每个星期天都要到一个叫“忘情”的酒吧里喝酒,而今天恰好是星期天。

      “你要介绍个女孩到我这”。军夸大表情反问我,“漂亮吗”?

      他就这德性见着女人就像蜜蜂撞见了糖,尤其是那种漂亮的女人他就特别的“感冒”,现在我才后悔,‘病人投错医’,我担心会把米雪儿再次害死。

      踌躇一番之后,我还是郑重地向军说了米雪儿,并请他多多关照!

      军不回答,默默无言中似乎蕴含着千百种想法,让我感觉到米雪儿肯定是‘羊落虎口’,军经过一阵深思熟虑后有意无意地看了看我说:“行,明天你让她来上班,只是我不会白白帮人,今天你买单!”说完他随手拿起公文包就走。

      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我有些气恼,更多的却是无奈,谁叫我求人办事!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

      “好心你把你的‘狗窝’收拾下。”

      米雪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。现在她根本就不把我这救命恩人放在眼里,甚至不和我商量就擅自配了我家里的钥匙,还美其名曰“蹭饭用”。其实我这连餐具也没有,她的理由在我看来没有说服力,还让我想入非非。

      我嚼着口香糖嘻皮笑脸地望着她说,“狗窝有什么不好,你不也住过,我俩就差没睡在一起了。”

      米雪儿立即皱皱眉头,不再和我说话,她开始收拾房间,拖地。

      “你别以为用这种小恩小惠就可以打动我,除非你以身相许。”

      “你……你气死我了!”米雪儿举起拖把欲要冲过来,溅得我一脸脏水。

      我弹簧般从沙发上跳起来,“米雪儿,谋杀亲夫啦!”

      米雪儿把拖把放在墙角边上,然后长身子斜斜地靠在门框上,长发蓬松,姿态非常慵懒迷人,她把头昂向一边,像在对空气说“我妈想见见你。”

      “我非去不可吗?”

      “是的。”米雪儿断然答道。

      我想了又想,犹豫了又犹豫半是调侃地说,“除非你同意嫁给我”!

      米雪儿出神的望着我 又好像很忧伤的样子,支吾良久,她说,“我们姑且先不谈这个,我想和你说一件事。在你之前我有过男朋友,那些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。太阳每天升起来都有非凡的意义,每天我都充满着希望与等待,在我出嫁的前一天,我求他为我更换全城最美的婚纱……”

      “他答应了”。我禁不住有些失落。

      “是的,他答应了。可是,他再也没有回来,他出了车祸……他出车祸死了……是我害了他……”米雪儿突然像受伤的野兽嘶声裂肺的哭起。人生之痛,至此为极。

      我搂着米雪儿,流满一脸的泪,我终于明白了,当她肯对我交托心事时,往往交托的还有自己的感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六

      在米雪儿101次要求下,我和她走进了豪华的米家大宅。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美丽的妇人。正在和一位青年人谈着一切生活琐碎的事情,不时传出了快乐的笑声。

      “妈,哥,我回来了”!米雪儿紧紧地贴着我,满脸是温柔和喜悦。

      我和米雪儿的母亲打了个照面,她显得落落大方,很庄重地坐着,我鞠躬问好,她抬抬眼皮说声:“坐吧。”一副慈禧接见李莲英的架势。

      我向米雪儿眨眨眼,意思说,你母亲好大的派头。

      米雪儿皱皱眉头,笑而不答。

      “你们谈,我还有点事先走了。”

      我回过神来望着军远去的背影,只觉得脑子有些“短路”所有的思索都静止——原来他是米雪儿的哥哥。

      米雪儿不住地跑前跑后忙碌地为我端茶送水,他母亲也不失时机闲闲地问起我的家境。

      我规规矩矩地坐着,恭敬地一一作答:“我父亲是房地产代理商,母亲是位医生┈┈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做广告设计……”

      米雪儿渐渐地有些坐不住,她撒娇地说:“妈,你怎么这样。人家第一次来家里你就……”

      米雪儿的母亲干咳二声,招呼我吃糖果。然后她对米雪儿说:“好吧,反正你已长大了,妈妈尊重你的想法。好啦,我要上楼休息,你们谈。”

      “嗯,拜拜!”米雪儿说完对我偷偷地舒了口气……我和她相视而笑,我知道我的面试算是合格啦!

      米雪儿的母亲转身离开时看到我得意的笑容,她突然停住忍不住对她女儿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上海方言,后来我问米雪儿才知道,她说,我这人总让人觉得很不放心,有些狡猾……

      晕!!我怀疑她妈是中央情报局的特工,这也能看出来!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七

      从米雪儿家出来的路上,我接到了军的电话。他说要我到‘忘情’酒巴里喝酒。

      我说,不行,明天要和你妹妹去香山玩。并提醒他今天才星期三,不要坏了规矩。

      他说,你非来不可!

      说实在的我不想去,可我又不能开罪未来大舅子,我不得不去。我直接坐车去了酒巴。我预感到这一晚将要发生什么事情,但我不想回避或者说我回避不了。在一角落里我找到了军,他正在一个人喝闷酒。我还没坐稳,他就给我倒了一杯“白兰地”。然后用左手拍在我肩上说,“今晚,我们换个地方喝酒。”

      我一愣眼,站起来向军耸耸肩摊开双手,“我无所谓,去哪都行,不过,我得提醒你别忘了带上钱包。”

      “放心,没人放你的血。”

      军把我带到了一个新开张的大酒店,他已经预约许多朋友,这其中包括米雪儿和我的前女朋友苏菲。

      我握住苏菲伸过来的手,禁不住尴尬地笑起来,“这么巧,几个月不见,你可是越活越滋润,越来越漂亮啦。看来他对你不错,可以介绍认识你那位吗?”

      苏菲愣了一下,很不自然地笑笑,“其实你们认识……他是米雪儿的哥哥……今晚我们就宣布下个月15日结婚。”

      军一脸尴尬一脸难堪。

      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,突然间好象有只神秘的虫子爬进了骨髓里,使我痛苦得没了知觉,我愣了好半天,才空下神来问军,“她没骗我?”

      “是真的……我们是真心相爱……但之前又怕伤害你,所以一直没有对你说明白,我就是她的新男朋友……”

      “你混蛋!”我抓住军的衣领不知从哪冒出一团火,照着他的脸就是一拳,“米军荣,这辈子你必须好好待她,否则,我饶不了你。”

      往事如烟,至今历历在目。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没了恨意,是否过去的悲痛早已变轻变淡,还是因为我有了米雪儿。

    军悬着的心终于松了口气,苏菲心疼地用纸巾帮他抹了一把嘴角渗出的血丝,然后她对着我说,“你可真狠!”

      这时,米雪儿远远地跑过来,她看见我和军扭打在一起,大喊大叫,以为在打架,赶忙把我们分开,然后是一段长长的沉默。我的心一下一下地数着数,我能听到她心跳的声音。在寂静中,我依稀捕捉到米雪儿的一声叹息。

      我转过了身,看着她,突然,我看见她掉了眼泪,泪滴掉落时闪动的白光……被我看到了。

      她说,“你想怎么样?”

      很平常的一句话,我却不知该怎么回答,我用手指摩挲着她的中指,片刻后,“我祝福了他们,同时也感谢上苍,在我失去苏菲的时候,又把你赐给了我,今生我已无怨无悔……”

      米雪儿出神地望着我,紧接着她闭上了眼睛,熟悉的气息就扑面而来,我听到了她轻柔不带一点杂质的声音就从她嘴唇间流出,“吻我,好好地爱我!”

      这一刻,因幸福我毫无理由地拥米雪入怀……


    上一篇作品: 下一篇作品: 没有了
    [访问 : 次][得分 :0 分] [级别 :暂无级别  ] 编辑:西苑清风
    ·网友评论:(显示最新3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!)
  • 评分标准:初级作者:±1分,中级:±2分,高级:±3分,白银:±4分,黄金(钻石):±5分,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
  • 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损害国家利益、破坏民族团结、破坏国家宗教政策、破坏社会稳定、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。
  •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、辱骂、威胁的语言。
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  • 作者信息
    作者:蓝翎 发表作品:235 篇
    诗歌搜索
     
    作者登录
   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
    最新作品
    · 爱上米雪儿 蓝翎
    · 芶江的清风明月(二首) 东海风
    · C40.【北海行】 刘会明
    · 《你》 上官·藤
    · 今日芒种 邬学芳
    · 调笑令.温暖 我种梧桐等
    · 献给祖国的诗(组诗) 东海风
    · 撒尼“糯黑”石头寨(组诗 冀星霖
    · 诸葛八卦村游记 鸿恩
    · 云.(一) 张志明
    · 飞天 张志明
    · 长相思.荷花香 我种梧桐等
    · 端午恰逢高考日 邬学芳
    · 蝉鸣夏日到 邬学芳
    · 骄傲的金鱼 邓小云
    · 煤炭 邓小云
    · 七律·青青翠竹 李业鸿
    · 七绝·心性为土壤(一) 李业鸿
    友情链接
    ·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·诗歌学会博客 ·河北作家网 ·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·贵州作家网 ·诗歌网 ·吉林文学网
    ·作家网 ·陕西作家网 ·燕赵文化网 ·中华散文网 ·名人传 ·仙宫 ·seo
    本站简介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 | 用户须知 | 欢迎注册
    COPYRIGHT ©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&支持:古诗大全300首[盛景科技]
  • 学古诗 舞蹈
  • 古诗八百首
  • 朗诵诗歌
  • 诗人创作古诗的故事
  • 唐诗三百首全集下载
  • 古诗词的知识竞赛
  • 初中古诗100首
  • 唐朝著名诗人
  • 古诗词鉴赏ppt
  • 徐志摩最美的诗句
  • 女孩起名 诗经 楚辞
  • 文言文大全
  • 散文《陪伴》朗诵视频
  • 最新更新 :

  • 香港 橙天嘉禾(1) 2019-07-19
  • 香港 橙天嘉禾 (2)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风景区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风景区(1)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风景区 (2)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集团简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集团简(1)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集团简 (2)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集团旗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集团旗(1)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集团旗 (2)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集团官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集团官(1)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集团官 (2) 2019-07-19
  • 香格里拉酒店集 2019-07-19
  • 猜你喜欢 :

   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

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